江湖事江湖了,加代长沙之行(大结局)
广州市圣格威服饰有限公司

广州市圣格威服饰有限公司

江湖事江湖了,加代长沙之行(大结局)

发布日期:2024-01-11 09:57    点击次数:192

此时,抱着要吴正豪和刘波命的人正从四面八方涌向长沙。加代给于海鹏打电话,于海鹏的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。加代不用打通于海鹏的电话,都能知道于海鹏是什么样的心情,不敢想象鹏哥的表情,也不敢想于海鹏的心情,一想就要哭。于海鹏到了长沙以后,先到医院的太平间,看到了杜宏的遗体。于海鹏和蓝刚两人没有哭,沉默了好久。于海鹏说:“蓝刚啊。”“鹏哥。”“弟妹才给我打完电话,说要过生日了。我把人家丈夫弄没了,我怎么跟人交代呀?”“还交代什么呀?哥,你什么都不用管了,剩下的你就交给我吧,我去找他。”“走,我俩一起去。”从太平间出来,于海鹏吩咐几个兄弟把杜宏拉回去。蓝刚的电话响了,一看是代哥,蓝刚一接电话,“代哥。”加代说:“我看见你们车了。我在医院楼下等着你们呢。”“哥,你是来化事的,还是来替人说话的?如果你要是来摆事的,哥,你请回吧。我和鹏哥都在呢,这事无解,谁也摆不了。”“蓝刚,你代哥在你心里就那么不堪吗?我连这点兄弟情谊都没有了。”“那我明白了,代哥,你什么都不用做,或者你和鹏哥一会儿找个没人地方,你们俩上酒店喝酒吃饭去,你陪陪我鹏哥。鹏哥没在我边上,算我蓝刚求求你了。代哥,你把鹏哥拽一边去,别让他跟我去。老豪子还有那个什么波,我蓝刚一个人解决。天大的事,我一个人扛。代哥,算我求求你了。鹏哥的买卖那么大,我不希望他因为这种事出事,我也不希望他有事。”加代一听,说:“我来都来了,我找了不少人来。蓝刚,你听我一句话,这事也不用你们管,下楼吧,见面再说。”说完,加代挂了电话。于海鹏和蓝刚下楼了。一见面,加代一把握住鹏哥的手。于海鹏含着泪说道:“见笑了。代弟呀,兄弟不多,就那么几个,还没了一个,心里难受。”“代弟明白,鹏哥,代弟能理解。”

于海鹏说:“代弟,这事也不用你管,我跟蓝刚出去一趟。我一会儿回来喝酒,你陪鹏哥多喝点。”

“哥......”

于海鹏一摆手,“多说一句话,我都挑你理。走,蓝刚。”

蓝刚看着加代,没挪步,说:“哥,你看......”

于海鹏一回头,说:“蓝刚,加代是你大哥还是我是你大哥呀?我说话不管用啊?蓝刚,杜宏是你兄弟,不是我兄弟吗?”说完上了车,一摆手,“代弟,待会见。”

眼见于海鹏的车开走了,加代擦了擦眼泪,朝着一辆车一招手,方片子下来了。加代和方片子握了握手,说:“兄弟,这你也看到了。”

方片子说:“三哥跟我说了,我也知道我来干什么的。代哥,我没什么要说的。我也不多要,你给我二百万。这俩人你就交给我吧,我也明白你什么意思。我把话说清楚,我就这样,我方片子早晚都得死。”

加代转身拎出了一个包,说:“别说二百万了,这里边我给你准备了四百万。片子,别人我就不叫了。你别怪你代哥有私心,我有很多兄弟,我都可以叫。”

“哥,我们之间还说那个?我都明白,我就这样的,你就给我吧。”

加代点点头,没再说话。江林递给了方片子一张纸条。上面写着两个地址,一个是吴正豪家的地址,还有一个办公室的地址,纸条上还写有吴正豪的电话。

加代让方片子出手叫来那么多的人,加代为什么让方片子一个人去?这是人性的结果。

首先一点,人都是自私的。对于加代而言,小广子和铁驴是自己人,跟自己关系太近了。加代不希望他们办这事。小帛可以去,但是念及李正光的关系,加代也没好意思。

其次,当亲近的人不把你当作一回事时,也就别想让其他人把你当作一回事了。赵三从来不拿方片子当自己人。赵三认为方片子有反骨。之所以乖乖听赵三的话,不是因为感情,而是因为赵三抓住了他的软肋,掌握着他的生死大权。赵三随便掏出一张牌,就可以置方片子于死地。赵三甚至认为方片子就是干这种活的人。

第三,性格决定命运。在孙世贤时代,方片子很受器重。到了赵三时代,方片子有时会露出反骨。如果赵三没有掌握方片子的生死权,方片子早就反抗了。

有了江林给的纸条,方片子肯定比于海鹏快。

加代也配合着方片子,把电话打给了吴正豪。“豪哥,我是加代。”

“代弟呀,怎么样啊?你来没来?”

“我来了,我才跟海鹏大哥见着面。海鹏大哥的意思有点不高兴了。”

吴正豪说:“那肯定不高兴,我太理解了。你跟你大哥说一说,我这边多了也许给不了,我愿意出两千万,行不行?商业街以后我一定不敢了。代弟,我其实还有个想法。”

“什么想法?”

“要不这样吧,你叫你大哥把商业街让给我。”

“豪哥,这时候你还考虑这事呢?”

吴正豪说:“不是,我多给拿点,我给拿四亿五千万行不?一口价给我呗。怎么都是谈一回,你帮我多谈一点。”

加代笑了笑,说:“豪哥,那我到哪找你?”

“我在公司呢,来公司。”

“行,那我到公司找你。”

“好好好,我等你啊。”

于海鹏和蓝刚也朝着吴豪的公司去了。方片子抢先一步来到了吴正豪公司的楼下,在车里把两把短把的保险打开,一把别在后腰,一把揣在怀里。穿着皮夹克的方片子进了门,公司前台一摆手,“你好,找哪位?”方片子理都没理朝着楼上四楼走去,手一直摸在后腰处。到了二楼,刘波底下有几个兄弟围过来了,问:“干什么的?”

“找个人。”

“找谁?”

“我找你们大哥,老豪子。”

兄弟们一看,说:“没见过你啊,你是谁的人?”

方片子说:“听过长春赵三吗?”

领头的一转头问:“你们认识长春赵三吗?”

有一个兄弟反应过来了,说:“我听过,东北的蓝马子。怎么你是他兄弟呀?”

方片子说:“我是他兄弟左宏武,我过来给豪哥送点东西。”

领头的小子问:“豪哥跟赵三认识吗?你等一会儿,我上去给你喊豪哥。”

“不用,我自己上去找他就行。”

“哎,你手放后腰干什么?”

“你让我上去,行吗?我找豪哥有事,三哥派我来的。”

“不是,你手干什么呢?你手拿什么东西?”

“俏丽娃!”方片子把短把子掏出来,啪嚓顶在了那小的脑门上。

“哎......”

呯的一声,方片子扣响了扳机......快速向四楼跑去。

此时的刘波和吴正豪在办公室里。听到响声,赶紧站起来,准备看看情况。刚打开门,方片子已经到了,呯呯几响子。刘波瞬间倒地上了,浑身都是西瓜汁。

吴正豪一看懵了,“兄弟......”

方片子从怀里把另一把短把子抽出来,指着吴正豪说:“站起来!”

吴正豪站了起来,“别......我......你是谁?”

方片子说:“记住一个人名,我是赵三的兄弟,我叫左宏武。找你没别的,你没了以后想着点,找赵三报仇去,变成鬼魂去找他。上路吧!”

呯的一下,不偏不倚,打在了吴正豪的鼻梁子,紧接着又朝着吴正豪要害处开了两响子,把两个人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卸下,装进了口袋。顺后边窗户伸头往底下看了一眼,没有人,咕咚一个翻身蹦后楼去了。几个箭步扒到后墙,腰一使劲,脚一踹,一个翻身就过去了。

上了车,方片子把电话打给了赵三,“三哥。”

“方片,去了吧?去的话,猛一点,别给三哥丢脸。加代要是用你,你就上。但是也别往前冲的太猛,装模作样给两下得了。要是不用你,你也别特意往前冲。”

“三哥,我把人销户了。”

赵三一听,懵了,问:“加代用你了?”

“用了。我主动跟代哥说的,我说别让别人上了,就我上了。不管怎么的,我是三哥兄弟,不能给三哥丢脸。”

赵三说:“那你跟我说干啥呀?你自私不跟加代说呢?你打电话告诉我什么意思呢?”

“三哥,我不能隔着锅台上坑呀。以前贤哥教过我,后来你也教过我。混社会,不能隔着锅台上炕。三哥,毕竟我是你兄弟,我不是加代的兄弟,我不得跟你说一声吗?”

赵三一听,“俏丽娃的,方片,这时候你懂上规矩了?你他妈真是这么想的?”

“三哥,那你看我......”

赵三说:“你赶紧给我消失。我什么也不知道,你也没给我打过电话,听没听明白?你把电话挂了给我撂了,赶紧滚。你这段时间别回来,你给我消失。”

“行。”其实方片子巴不得赵三让他消失,自己好就此脱离赵三。

于海鹏派蓝刚去吴正豪的公司踩盘子。蓝刚到门口一看,楼底下全是阿sir的车和120的车。蓝刚立马就明白,这是出事了。转身回来告诉了海鹏大哥。于海鹏一听,问:“你估计是什么事?”

蓝刚说:“我估计啊,会不会是代哥抢在我们前面来了。”

于海鹏一听,“不是不让他来吗?”

蓝刚说:“代哥多讲究啊。”

俩人正说话。一辆车别了过来,车窗摇了下来。于海鹏看到了开车的乔巴和副驾上的加代。加代一摆手,“还看什么呢?走吧,都办完事了。”

蓝刚和于海鹏两人一对视,于海鹏问:“这是你干的?”

“不用问。怎么杜宏是你兄弟,不是我兄弟?问那些干什么呀?我都不知道,你也不知道,蓝刚也不知道。我们好好做生意,好好做买卖,好好经营商业街,比什么都强。想那些干什么?这事有的是人办。走!蓝刚,你也走!我告诉你,你什么事都不用办,因为全办完了,你想办的全完事了。”

于海鹏一听,“代弟,你这份心真的......我没白对你......够用了。”

“赶紧走,赶紧走,想这些事干什么?回去喝酒吃饭,那事与我们没关系,告诉大家都撤了。”

所有人都回来了,加代拨打方片子的电话,方片子无法接通了。加代什么都明白了,把和方片子联系的电话卡扔了。

不管于海鹏和蓝刚怎么问,加代都说我不知道。海鹏和蓝刚也就不再追问了。但是几个小时以后就知道刘波和老豪子被销户了。

这事是闹大了,阿sir开始严查。阿sir也怀疑到于海鹏了,但是于海鹏说了,我是带人来的,我真想打的,但不是我打的,我到门口都没进去。再问国哈斯到底怎么回事,加代说我和他没仇没怨的。老豪子身边兄弟也都证明,代哥确实是好人,是帮助豪哥摆这个事的。吴志豪的两个兄弟反映是赵三派的人来的。

阿sir派人来到长春。赵三把电话打给了桑越春,说:“大哥,这跟有毛关系啊?怎么能查到我这呢?”

桑越春说:“你像二b似的,你多余让方片过去。”

“不是,这方片子,我俏特娃的,我哪天一定把他送走。不说了,我想想办法吧。”

赵三想出的办法是,所有的事往外推,说方片子自己去的。越三说:“为了什么?我也不知道,我把情况提供给你还不行吗?真不是我让去的,方片子自己报号了,对不对?”

阿sir说:“不是。据我们了解,作案人叫左宏武。他自己自己说的。”左洪武当时在旁边站着,一听懵逼了。王志坐在旁边一看,“我去,还有你啊?”

“有我个鸡毛,有我呀?我都没离开森地雅阁。”

因为这事左洪武跑了半年多没敢回来。为了摆这事,赵三在长春花了八百多万。

人死不能复活。给杜宏办葬礼的时候,灵堂办得很大,于海鹏和加代等人坐在棺材旁边守灵,送兄弟最后一程。

办完葬礼,于海鹏能做的就是给杜宏家里钱。于海鹏对杜宏的家人说:“有我一口吃的,就有你们一口吃的。杜宏以前在我这是靠自己的能耐挣钱,这回我供着你们。”于海鹏给了杜宏的家人一笔钱,足够让他们过上富人生活的钱。

一个兄弟在商业街没了,于海鹏觉得这地方不吉利,买卖不能干了,也不图赚多少钱了,没过多久把商业街卖了。

方片子这回是真消失了,消失了挺长时间。方片子以为自己脱离赵三了,但是后期赵三又把他找了回来。



栏目分类

广州市圣格威服饰有限公司

此时,抱着要吴正豪和刘波命的人正从四面八方涌向长沙。加代给于海鹏打电话,于海鹏的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。加代不用打通于海鹏的电话,都能知道于海鹏是什么样的心情,不敢想象鹏哥的表情,也不敢想于海鹏的心情,一想就要哭。于海鹏到了长沙以后,先到医院的太平间,看到了杜宏的遗体。于海鹏和蓝刚两人没有哭,沉默了好久。于海鹏说:“蓝刚啊。”“鹏哥。”“弟妹才给我打完电话,说要过生日了。我把人家丈夫弄没了,我怎么跟人交代呀?”“还交代什么呀?哥,你什么都不用管了,剩下的你就交给我吧,我去找他。”“走,我俩一起去。